兴国| 五河| 康保| 淮南| 大邑| 普宁| 茌平| 通化县| 融安| 安龙| 大方| 孝感| 南山| 金湾| 德清| 乡宁| 子长| 吴堡| 稻城| 巴东| 楚雄| 铜仁| 汝阳| 炉霍| 大悟| 武宁| 武功| 户县| 西盟| 香河| 南投| 石泉| 惠山| 运城| 平顶山| 芜湖县| 屏东| 浚县| 宁夏| 土默特左旗| 保山| 赣县| 大庆| 加查| 福鼎| 图们| 河池| 秦皇岛| 遂川| 都兰| 古蔺| 凤台| 岳阳市| 德保| 陕西| 东方| 集安| 萨嘎| 绍兴县| 同仁| 河北| 高碑店| 扬州| 双桥| 石嘴山| 正宁| 青县| 达日| 彰武| 济阳| 泸县| 三原| 深州| 罗江| 华安| 杜集| 资兴| 清河| 怀来| 桃江| 元坝| 集贤| 九江市| 镇江| 泰顺| 邵阳市| 无锡| 江宁| 青岛| 安乡| 宁德| 信丰| 新乐| 屯留| 佳县| 昌图| 临海| 墨江| 翠峦| 贾汪| 萨迦| 巴塘| 清徐| 富顺| 涟水| 庐山| 山阳| 南漳| 安宁| 冷水江| 五峰| 黔江| 井冈山| 浪卡子| 乐山| 喀什| 金沙| 建平| 朝阳县| 北辰| 商丘| 隆德| 新龙| 潮阳| 酉阳| 南靖| 太白| 尚志| 蒙阴| 鲁山| 通山| 韩城| 调兵山| 星子| 镇安| 陇川| 永宁| 兴隆| 绥阳| 邱县| 长岛| 玉屏| 如东| 郾城| 隆化| 漳浦| 福海| 贡山| 洪洞| 藁城| 通道| 依兰| 勐海| 科尔沁右翼中旗| 岳池| 山阳| 漳县| 大洼| 赤城| 阿荣旗| 弥勒| 天门| 青铜峡| 纳溪| 长丰| 金川| 西沙岛| 射洪| 新泰| 万源| 睢宁| 浏阳| 清镇| 南海镇| 闻喜| 眉县| 贞丰| 岚山| 无棣| 泽普| 宽城| 望谟| 沧县| 德格| 合浦| 灵川| 富川| 阳春| 尖扎| 临安| 通山| 海林| 门源| 五峰| 天山天池| 塘沽| 香港| 新余| 柯坪| 友好| 甘南| 延川| 晋州| 剑阁| 金寨| 抚松| 闽清| 湖口| 鹰潭| 乌尔禾| 松江| 介休| 上高| 芜湖县| 吉县| 潞城| 柳林| 和顺| 漳平| 东方| 西充| 霍州| 镇平| 孟津| 张家界| 金塔| 苏尼特左旗| 普陀| 香河| 石狮| 吉安市| 封丘| 淳化| 清流| 宜都| 昂仁| 奉化| 江山| 合山| 崇左| 武邑| 高州| 大埔| 淇县| 精河| 酒泉| 峡江| 金秀| 塔什库尔干| 石林| 阳江| 翁源| 荣成| 珲春| 银川| 虎林| 五常| 罗江| 尉氏| 樟树| 博野| 峰峰矿| 无棣| 诸城|

 首页 >> 历史学 >> 大一统与清代历史 >> 重点推荐
论全球史观下的“满洲殖民主义”
2018-11-20 14:09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7年02期 作者:刘文鹏 字号
关键词:满洲殖民主义;;帝国;;全球史;;国家构建;

内容摘要:清朝在18世纪中期彻底平定西北后,开始对过去理藩院体制进行积极调整,逐渐在天山南北和阿尔泰山地区建立起一套军机处统辖之下的将军、大臣驻防体系,并借此将国家权力延伸到边疆地区的基层社会,进一步推进国家构建。

关键词:满洲殖民主义;;帝国;;全球史;;国家构建;

作者简介:

  【摘要】 "满洲殖民主义"是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学界曾经流行的一个概念,试图将清朝视为一个殖民帝国,将其在西北内亚边疆地区的拓展和有效管理纳入帝国殖民这一话语体系之下,其中,理藩院被认为是支持这一观点的关键。但实际上,清朝在18世纪中期彻底平定西北后,开始对过去理藩院体制进行积极调整,逐渐在天山南北和阿尔泰山地区建立起一套军机处统辖之下的将军、大臣驻防体系,并借此将国家权力延伸到边疆地区的基层社会,进一步推进国家构建,为晚清新疆建省、向近代主权国家过渡奠定了基础,与西方学者所谓的"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大相径庭。

  【关键词】 满洲殖民主义; 帝国; 全球史; 国家构建;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盛京城考古与清代历史文化研究”(14ZDB038)

  【作者】 刘文鹏,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

 

  在近些年有关“新清史”的学术讨论中, 关于清朝是否是一个帝国, 是一个什么样帝国的问题, 是其中的焦点之一。米华健 (James A.Millward) 、濮德培 (Peter C.Perdue) 等力图将清朝对西、北内亚边疆地区的征服和管理视作一种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式的扩张。2015年, 欧立德 (Mark C.Elliott) 专门发表题为“传统中国是一个帝国吗?”的中文文章, 认为西方人对中国“帝国”观念的形成, 是在17世纪清朝的征服完成以后。[1](P39)但这种观点受一些中国学者的挑战, 他们认为欧洲人将中国视为一个帝国, 是因为中国的明朝有着广阔的领域, 自比为天子, 权力至高无上, 这种观点早在16世纪欧洲很多关于中国的著作中已经广泛使用, 与清朝无关, 与满族人的征服也无关。[2](P52)同年, 另外一场更为激烈的争论发生在姚大力和汪荣祖之间, 焦点之一也指向清帝国是否具有殖民主义特性。[0]实际上, 追根溯源, 这种争论的背后, 是西方学者如何将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理论运用到清朝历史的叙述上, 是以美国学者濮德培等人提出的“满洲殖民主义” (Manchu Colonialism) 这一理论为背景的。

  一、全球史观下满洲殖民主义理论的兴起

  “满洲殖民主义”是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学界一度流行的一个学术概念, 伴随全球史观而兴起。其得名大概可以追溯到1998年, 美国的《国际历史评论》 (The International History Review) 以Manchu Colonialism为主题, 出版了一期专刊, 集中展现欧美一些相关学者把清朝视为推行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之帝国的观点。这其中:濮德培的两篇文章《帝国比较:满洲的殖民主义》 (Comparing Empires:Manchu Colonialism) 、《边界、地图、运动:早期现代中央欧亚中的中国、俄罗斯和蒙古帝国》 (Boundaries, Maps and Movements, Chinese, Russian and Mongolian Empires in Early Modern Central Eurasian) 和狄宇宙 (Nicola Di Cosma) 的文章《清朝在内亚地区的殖民管理》 (Qing Colonial Administration in Inner Asia) 最为重要。由此, “满洲殖民主义”这个概念被正式提出。

  “满洲殖民主义”为观察清朝历史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它是以全球史为视野, 把清朝视为一个帝国, 将满人看作清王朝的主体, 用“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观点来解释清朝向中原、江南、西北内陆亚洲边疆[4](P33)①和其他边疆地区的发展和有效管理, 并将其视作与同时代的欧洲强国类似的殖民扩张, 具有鲜明的全球史特点。米华健表示, 虽然“帝国主义”是列宁用来对资本主义高级阶段的特指, 虽然他也表示清朝的确没有从新疆获得经济利益, 甚至还要为维护在新疆的统治而花费大量经费, 但他仍相信有一个“清帝国”的存在, 而且是帝国主义的帝国。[5](P17)2001年, 何罗娜 (Laura Hostetler) 以《清朝的殖民帝国:中国早期近代的民族志与地图学》为名, 出版其研究西南民族志、《皇清职贡图》的著作。[6](P10)罗友枝 (Evelyn S.Rawski) 则认为在以往的研究中, 把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加给欧洲, 而把中国人的扩张称为“帝国构建”是一种奇怪的偏见。她专门论证17、18世纪的清朝与18、19世纪的欧洲帝国主义具有什么样的共同特征。[0]2004年, 邓津华 (Emma Jinhua Teng) 出版《想象中的台湾地理:中国的殖民旅行写照, 1683—1893》, 试图用萨义德 (Edward Wadie Said) 关于殖民主义的理论探讨清朝对台湾的殖民统治。[0]濮德培在2005年出版了贯彻其满洲殖民主义观点的代表作《中国西进:清朝对中央欧亚的征服》 (China Marches West:The Qing Conquest of Central Eurasia) 一书以后, 2009年, 他又发表另外一篇关于清朝殖民主义的代表性论文《中国与其他殖民帝国》 (China and Other Colonial Empires) 。在这篇文章中, 他继续运用后殖民主义的相关概念, 对清朝的帝国主义性质进行了分析。面对美国学界关于清朝帝国主义的研究动态日渐兴盛, 他表示曾经几近消失的“帝国”研究, “无论是作为地缘政治现实, 还是学术研究对象, 都出现前所未有的盛象”。他所谓的地缘政治是指现代中国的发展呈现出咄咄逼人的气势, 势必像美国和曾经的其他“帝国”一样, 在地缘政治竞争、边疆民族管理方面, 面临重重困难与挑战。他所谓的学术研究, 则是指美国的中国史学界对清朝历史的解读, 即清朝具有和当初欧洲帝国一样的“帝国”特点。[9](P85)

  (一) 全球史比较框架

  显然, 濮德培等人建立“满洲殖民主义”理论的前提是全球史的视野, 试图把清朝与其他世界强国纳入一个可以比较的框架之中。濮德培等人反对像马克斯·韦伯 (Max Weber) 和艾森斯塔德 (Shmuel Eisenstadt) 那样, 将清朝作为中国历史一个凝固停滞、无变化的缩影来看待, 反对通过构建一种农耕帝国的模型, 把所有历史阶段的因素附加到这个静止的模型上, 或者把中国的历史发展解释为儒家或道家思想的结果, 并把它假想成与其他国家没有交流的封闭状态。持满洲殖民主义的学者认为, 韦伯等人忽略了这个帝国在时间中发生的巨大变化。无论是“中央王国”还是“东方专制主义”, 这些观点都无法描述这个庞大满族政权的成就。[10](P4)在濮德培等人看来, 从15—18世纪, 明清时代的中国从未完全孤立于全球进程之外, 也并非静止的 (static) 、特别的 (exceptional) , 它有着多民族、多语言特征, 以及地域、民族构成的复杂性、广阔性, 因此可以突破族群、文化界限, 使之史无前例地具有“帝国”特征。例如, 当时的中国与同时代的奥斯曼土耳其、英、法等国都受到人口增长压力造成的生活和农业危机, 受到国际金融危机、国内叛乱而导致的财政危机等平行因素的影响。即使满人引以为豪的骑射, 实际上也是习自中央欧亚的蛮族政权, 同时代的近东地区也从这些蛮族那里得到同样的军事技术。[11](P256)在这种比较框架下, 清朝的强盛并非西方影响的结果, 而是与同时代印度的莫卧儿王朝、伊朗的萨法维王朝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莫斯科-俄国、准噶尔蒙古帝国、哈布斯堡王朝及英、法等帝国一样, 有着相同的结构和进程。与西方不同的是, 清朝的发展方向不在海外, 而是在内陆亚洲地区。17—18世纪, 在这大约100年间, 当英法等国在世界各地建立起自己的殖民统治时, 清朝向内亚边疆进行殖民扩展的方式与英法等帝国极其相似。而且, 在西方威胁到来之前, 影响清朝稳定的最大因素在其内亚边疆地区。[12](P288)

  可见, 满洲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观点, 是要将17—18世纪清朝的形成与发展置于全球史观下进行考察, 改变了清朝作为欧洲帝国主义受害者和牺牲品的形象, 改变了对清朝历史的叙事。

  (二) 清朝何以成为一个殖民帝国?

  “殖民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对19世纪西方列强发展状态的描述与定性, 在世界反殖民主义历史上具有源头地位。[13](P2)马克思主义视帝国主义为一种赤裸裸的经济剥削, 认为帝国主义最主要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榨取被殖民者的剩余价值。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论断则成为20世纪世界反帝国主义、反殖民主义革命的理论纲领。亚非拉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被视为欧美帝国主义列强推行殖民主义的牺牲品。其中, 中国的历史也以鸦片战争为标志, 由一个没落的封建帝制国家, 进入半殖民地社会, 成为西方殖民主义体系的一部分, 中国人民在反抗西方殖民压迫的同时也开启了近代化的历程。

  后殖民主义则试图跳出民族主义叙事体系, 也试图跳出“西方中心论”, 把殖民主义从近代资本主义、工业化的特征下解脱出来, 视之为人类发展历史过程中的一种常态[14](P308), 在时间和空间上泛化、扩大了殖民主义的适用范围。在时间上, 将殖民主义上溯到16世纪以前非资本主义强国, 在空间上扩展到英法等欧洲强国以外世界各大帝国。当这些理论运用到对中国历史的解释上, 过去一直以一种专制、封闭、落后、挨打形象出现的中国, 在西方学者笔下一跃成为一个可与欧洲列强比肩的强大殖民帝国。所以, 相对于过去马克思、列宁强调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的经济关系, 濮德培等人在界定满洲殖民主义方面, 更加强调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宗主国和属地之间的族群政治关系, 特别是将所谓殖民地区的有效管理作为一个重要标准, 成为他们构建清朝殖民主义理论的基础。

  在这个问题上, 狄宇宙使用殖民主义的概念来概括清朝对边疆领土的管理, 其根据是把对非统治民族的“远离核心领土”的征服, 视为“殖民主义”的根据。在他看来, 清朝对这些边疆地区领土的管理独立于中国核心区之外, 这与欧洲人对亚洲殖民地的管理如出一辙。这其中, 狄宇宙非常强调“隔离”政策的重要性, 即统治者的核心区与殖民区之间有着长途距离和难以逾越的地理障碍。这在西方殖民体系表现为“海外”, 而在清朝, 则表现为遥远西北内亚边疆的外藩, “尽管它们在地理上很接近中原。虽然商队早已经深入蒙古、新疆, 但对于换防的士兵和官员来说, 穿越崇山峻岭和大漠, 建立一个稳固的交通线仍然并非易事。不仅西藏、中亚与中原之间自古以来就被自然地形分割, 即使在中原与蒙古之间, 草原、戈壁也成为一种天然的分界线”。狄宇宙还通过把清朝在南方台湾等地的政策与西北相比较, 认为两者属截然不同的殖民过程, 清朝在南方更强调中央政府的存在, 强调移民, 强调土地开发和矿产资源利用, 并采取措施致力于族群同化。而在内亚地区, 清朝对同化没有兴趣, 也并不推进汉化政策。他们对蒙古、西藏和伊斯兰文化非常敏感, 但依赖于地方精英和机构间接进行统治。狄宇宙认为清朝的这种做法与中国以往朝代的政策很不相同, 反倒与欧洲列强的殖民手法非常相似。而且, 狄宇宙认为, 与欧洲殖民者非常相近的是, 清朝也非常善于、精于对内亚边疆地区的管理, 理藩院就是一个这样的专门机构, 是清朝推行殖民政策的“司令部”。[15](P299)

  罗友枝也认为清朝在内亚边疆地区的殖民统治, 与荷兰、英国、法国等欧洲强国在南亚和东南亚的殖民统治至少有这样几个共性:通过当地精英进行间接统治, 使用多元的法律制度, 在同一个帝国对各个殖民地百姓采取混合的政策。她认为清朝在边疆地区执行“殖民主义”的标准之一就是清朝国家权力依赖于边疆地区地方精英来行使, 而不是直接深入到基层社会。

  濮德培借用了尤尔根·奥斯特哈梅尔 (Jurgen Osterhammel) 和查尔斯·梅尔 (Charles Maier) 两个人关于殖民主义的定义。他们二人都强调在欧洲人建立殖民体系中, 经济剥削并非唯一关系, 相对于经济关系, 政治关系往往更为重要。主要表现为统治者从其政治中心发号施令给当地族群, 被统治者必须接受统治者的制度、政策, 他们的头衔需要统治者赐予, 经济利益需要统治者赏给或划分。但尤尔根强调殖民者和被殖民者在政治上的对立关系, 殖民者往往在殖民地建立单独的居住区, 以与被殖民者相隔离, 并且致力于保持本族群的文化上特性, 拒绝在文化上的妥协。而梅尔则认为“帝国是一种政治组织形式, 即母国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因素, 创造了一个由国外地区的精英联盟组成的网络, 在他们处理国际事务中, 接受属从的地位, 以保证他们在本行政单位 (殖民地、空间地域) 内自身地位的安全”。梅尔则强调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柔性而紧张的联系”, 在母国殖民者与殖民地精英之间合作甚至是同盟的联系。濮德培认为, 以上二人的定义扩大了殖民主义的内涵, 非常适合用来解释清朝在内亚边疆地区的统治特点。满人具有独一无二的八旗制度, 用以保持自己的特权地位, 并通过分城居住, 在殖民地区把自己与其他族群隔离开。但同时满人也极力吸收被统治者的精英加入统治行列, 或者依赖于地方精英的效忠。[16](P96)

  至于何罗娜, 她虽然高举殖民主义的大旗, 但在她的著作中并没有提出一个明确的标准, 她的结论完全是一种比较的结果, 即清朝在对西南贵州地区的诸多族群进行统治时, 清朝所掌握的这种人种学知识和地图绘制技术, 与同时代的欧洲殖民者借以在世界各地图形的殖民统治手段高度一致。这意味着清朝是当时少数掌握这些尖端知识和技术的强国之一。成功的国家构建基于同样的地理解释, 大量人口增长促使国家扩张并需要增加跨文化的联系, 在西南地区, 详尽的地图和人种统计是保持统治的关键。[17(P24-25)]

作者简介

姓名:刘文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沛国 三经街 朝阳区李家坟 钱山 八里屯
煤建西路 英墩村 夹寒箐镇 锡北镇 福全镇政府
四铺乡 戴厝寮 庆阳湖乡 阿力顺温都 林源街道
一线台 环湖中路环湖北里 武进区 方庙街道 山化乡
克隆侠蜘蛛池 http://www.kelongchi.com/